<address id="7jzn9"></address>

    主頁 > 紅色文化 > 蘇區精神 >

    中央蘇區的血脈-中央紅色交通線的卓越貢獻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由周恩來親自領導建立了一條由上海通往中央蘇區首府瑞金的秘密通道,后來這條通道被譽為“中央紅色交通線”。這條秘密交通線,活動于國民黨統治區,戰斗在白色恐怖之中,成為摧不垮、打不掉的地下交通線,為中國革命作出卓越貢獻。毛澤東曾形象地把這條紅色地下交通線比喻成“人體的血脈”,并對這條交通線所發揮的巨大作用深有感觸地說:“交通線就像我們身上的血脈,血脈不通是不行的!”

    輸送優秀人才,加強中央蘇區領導力量

           中央蘇區創建之后,迫切需要各類人才。于是,在上海的中共中央通過中央紅色交通線,輸送了一大批優秀人才來到中央蘇區,規模較大的就有三次。第一次是 1930 年冬至 1931 年春夏之交,在毛澤東“工農武裝割據”思想的影響下,中國共產黨在南方各省開辟了多塊革命根據地。為了鞏固、發展、壯大革命根據地和紅軍力量,黨中央決定抽調一批干部到中央蘇區,其中有中央和各地方的政治、軍事領導人,以及派出到蘇聯學習的黨員和旅歐學生,包括葉劍英、徐特立、張愛萍、左權、項英、鄧發、蕭勁光等。第二次是 1931 年 4 月顧順章叛變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特科實際負責人顧順章和中共中央政治局主席向忠發先后叛變,導致在上海的黨中央地下機關和一大批高級干部的安全受到嚴重威脅,后來在周恩來、聶榮臻等人的縝密部署下,大批干部被及時轉移至中央蘇區。另外,共產國際也指示要派60%原本在白區工作的干部到蘇區去,因此中共中央抽調了一些干部到中央蘇區。其中包括周恩來、鄧穎超、劉少奇、蔡紉湘、鄧小平、金維映、李克農、胡底、錢壯飛、潘漢年等。第三次是 1933 年 1 月前后,國民黨反動派對城市制造白色恐怖,黨中央在上海難以立足。而中央蘇區則取得了三次反“圍剿”勝利,進入較穩固的發展期,并正準備進行第四次反“圍剿”。所以,中共臨時中央政治局決定將上海黨中央機關遷入中央蘇區首府瑞金,這樣既可以避開上海等大城市的白色恐怖,又可以加強黨對蘇區的領導。這次經紅色交通線進入中央蘇區首府瑞金的有博古、張聞天、陳云、李維漢、林伯渠、謝覺哉、吳亮平、陳威明(又名沙可夫)、錢之光、楊尚昆和共產國際的軍事顧問李德(即奧托•布勞恩)等人。除了這三次較大規模的護送外,交通線還擔負經常性的護送任務,從 1930 年到長征前,通過這條紅色地下交通線的,還有兵工廠、制彈廠、造布廠、印刷廠的多批技術工人以及一大批文藝工作者進入中央蘇區。他們到了中央蘇區后,充分發揮自己的優點和特長,在黨、政、軍、發動群眾和文藝宣傳等各方面施展才華,成績顯著,為中國革命的勝利作出重大貢獻。  

    傳遞重要文件情報,確保中央蘇區信息暢通

      中央紅色交通線,除了是進入中央蘇區的重要渠道外,還是中央蘇區對外通信的重要窗口。當時,紅軍雖有少量的小型電臺,但是這種電臺并不能進行遠距離通訊。因此,處在重兵包圍之中的紅軍將士,很難得知外面的情況,位于上海的中共中央也不能及時把指示傳達下來。為此中央規定,各地的交通站和交通人員必須承擔起傳達中央文件,輸送黨內宣傳品 ,并打探各地動向的責任。同時,各蘇區務必形成每逢初一、十五向中央總結工作的文件制度。這樣,就勉強確保了蘇區與上海黨中央之間的信息溝通。
      另外,中共中央還專門在香港交通站設立了文件中轉機構,具體事務歸廖夢醒負責。由于廖夢醒的丈夫李少石是香港交通站的站長,所以交通站就直接設在廖家。無論是從蘇區傳出來的報告,還是從上海傳過來的指示,都是經過了特殊處理,到了香港以后,必須經廖夢醒重新“翻譯”和處理,然后才交給交通員發出去。蘇區來的文件很多是在草紙上用“藥水”所寫,廖夢醒通常要把草紙上的字用碘酒顯示出來,再用很細的筆抄寫在薄紙上,以便于交通員長途攜帶到上海去。上海給蘇區的文件則剛好相反,字寫得很細,甚至細得要用放大鏡才能看得清。廖夢醒就要把這些文件重新抄在草紙上,再由交通員帶進蘇區。

    運送緊缺物資,確保中央蘇區穩定運轉

      在國民黨軍隊的“圍剿”和嚴密的經濟封鎖之下,中央蘇區的物質條件非常艱苦。雖然說蘇區的糧食和各類農產品可以勉強自給自足,但是很多物資,如食鹽、藥品、布匹、電器和軍用器械等都很短缺。于是紅軍不得不把從敵軍和地主土豪那里繳獲的黃金和白銀運送出去,通過采購點換成鈔票和銀圓,再拿來購買所需物資。汕頭交通站就是紅軍在白區的重要采購點。站長陳彭年充分利用開電器材料行的便利,與社會各界搞好關系,暗地里將各類物資大箱大箱地運往蘇區。物資運到大埔青溪站時,往往都是隱藏在一些偏僻的地方,做好記號之后,再通知蘇區派短小精悍的武裝力量出來搶運。有時候,青溪交通站的同志還要負責聯絡各鄉村交通站,發動當地群眾,假裝挑糞下田或上山割草,將物資藏在糞桶或草料中,越過封鎖線,一站接一站地傳送到蘇區。
      在敵人“不給赤匪粒米勺水之接濟,片紙只鳥之通過”的嚴密經濟封鎖下,奮戰在這條紅色交通線上的地下交通員們經常在碼頭、車站遭到虎視眈眈的軍警、特務的搜身;在旅店、餐館突然遇到荷槍實彈的“不速之客”的盤查;在漫漫行途中面對一道道明卡暗哨的堵截……但是紅色交通員們憑著自己的智慧和勇敢,沖破重重關卡,安全運送了大量蘇區民用、軍用等重要物資,確保了中央蘇區的正常運轉和安全穩定,為中央蘇區粉碎國民黨軍隊的“圍剿”作出重大貢獻。

    協助黨中央完成任務,順利提取活動經費

      1933年1月以前,上海的白色恐怖氛圍日益濃厚,中共地下組織活動經費嚴重缺乏,設在上海的中共中央不得不經常向蘇區提取打仗繳獲的或打土豪劣紳沒收的黃金、珠寶、光洋等物資,以解決黨中央活動經費嚴重不足的困境。1932年4月,毛澤東率領東路軍 ,直抵福建漳州 ,取得漳州大捷,這一仗共繳獲 2000 多支槍、6門炮、13萬多發子彈、4900枚炮彈、2架飛機,還籌集了大量的布匹、糧食、食鹽、膠鞋、藥品等物資,另外還有上百萬的銀圓??粗@么多的戰利品,毛澤東、朱德首先想到的是上海的黨中央。在毛澤東、朱德、聶榮臻等領導的安排部署下,中央紅色交通線上的地下交通員曾昌明、肖桂昌化裝成外出做工的貧苦人,將價值5000元的黃金攜帶在身邊的道具里,機智、沉著地躲過土匪、警察的盤查,歷盡艱辛,終于將黃金安全地交到上海黨中央機關。通過這條中央紅色交通線,交通員們安全運送一大批銀圓、金條、錢幣等物資到上海黨中央機關,順利地完成了黨中央到中央蘇區提款的任務,為黨的建設和中共黨員地下工作作出巨大貢獻。
      總之,這條橫越滬、港、汕三大城市,綿延閩粵贛三省的中央紅色交通線 ,成了中央蘇區的“大動脈”。在這條“中央紅色交通線”之上,紅色交通員們懷著崇高的革命理想和信念,穿越敵人的層層封鎖線,闖過特務、暗探們的盤查與追蹤,順利地完成傳遞文件、情報,護送干部,運送物資,提取經費等任務,為中華民族獨立和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不畏犧牲,為中國革命的勝利作出偉大貢獻。

    ??????瑞金蘇區紅色教育培訓中心依托瑞金、于都、長汀、古田、龍巖、井岡山等豐富的紅色資源和專業師資力量、知名黨史專家以“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理念對黨政干部、企事業單位和大中專院校的中青年骨干進行瑞金紅色培訓、井岡山紅色培訓、黨性教育培訓、企業團建、研學旅行實施信念教育,把紅色基因代代傳! 我們竭力給您提供熱情、周到、細致的服務!

    ??聲明:本站內容及圖片如沒注明出處則來自網絡,無從考證來源,僅用于公益傳播,如有侵權請在后臺留言或直接聯系我們告知刪除或標注來源,謝謝!

    在线观看成人精品一区,韩国亚洲精品A在线无码,亚洲熟妇无码AV在线播放,A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